返回首页成员风采

追忆父亲蔡高达

作者: 蔡璐   出处: 经济二支部    浏览次数:233     发布时间:2018-6-17 10:19:05

   

今天是父亲节,时至今日翻起父亲去世一周年时写的回忆文章仍然泪落如雨,父爱如山,永生难忘!  原文作于2016年12月。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父亲离开我们一年了。这一年,时常回忆起父亲在世时候的点点滴滴,人活八十,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父亲不在了,让我第一次对生死有了更加直观感性的了解。

    父亲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都在马来西亚广阔的田野上度过的,那时的曾祖父在马来西亚种植了大片的胡椒林,东南亚气候炎热,房子都是用竹子木板建造的,房子的四个角用竹竿高高架在小河塘上,从屋子往下看,都能清楚的看见小鱼在水中游动。。。父亲在那里抓鱼、游泳、开吉普车,无忧无虑的度过十年的幸福时光,这个场景父亲经常跟我们回忆。

    如果不是曾祖父过早离世,留下父亲和奶奶孤儿寡母的生活,他们也许不会离开马来西亚的,父亲十八岁回到了中国,那时中国刚刚解放几年,百废待兴,也非常欢迎海外华人回国。当初国家在几个城市建立了华侨补校,有广州、成都、南京等地,父亲本身是广东人,广州应该是最佳选择,无奈回国晚了广州人数已满,于是选择了南京。从此父亲离开南方,在江苏扎根,成家立业。。。人生往往都是不经意的一个选择,如果父亲没有选择去南京上学,我想根本不会有我的存在。

    父亲在南京念完中学,就来到扬州师范学院读书,毕业后分配到新华中学当了一名老师,在父亲回国的时候,他一定没有想到将来会在扬州这个古城度过一辈子。而家乡确只能是回忆和偶尔去一次的地方,而马来西亚只是在梦中出现再也没有去过,成了今生的遗憾。

  那时候的父亲长着1.78的个子,瘦瘦高高的,一副南方人的面孔,高眉骨、小而有神的眼睛上戴一副玳瑁眼镜,穿一件黑色呢大衣配格子围巾,说带着广东话口音的普通话,喜爱运动,母亲第一次见到父亲就是在他打乒乓球的时候,那时的父亲潇洒而阳光,气质明显不同于本地的那些男教师,多年后母亲依然记得父亲年轻时候的模样,本来两个生活经历、家庭背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开始了共同的家庭生活。。。

    在物质条件匮乏的年代,一个天马行空的游子和一个书香门第的小姐组成一个家庭,随着两个孩子的相继出生,两个本来没有生活经验的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柴米油盐,一地鸡毛。。。

记忆中的父亲是温和的,话不多也很少发脾气,我们家住在离学校很近的教师宿舍,而妈妈上班的单位很远,每天早出晚归,所以在母亲退休之前,我们每天跟父亲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中午父亲会给我们烧菜做饭,有时候会去学校接身体不适的我,送我去福建上大学。。。等等很多记忆。父亲很爱孩子却很少表达,对我们也很少要求,从来没有家长作风,这也造就了我们平和的心态,心情不好或者有什么心思喜欢抽支烟自己化解,在吞云吐雾中享受内心的安宁。

    打我记事开始,父亲就是爱抽烟的,听父亲说他十八岁开始抽烟,也就是回国后,离开了我奶奶,离开了故乡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求学,当时学抽烟一方面是年轻人的好奇,另一方面也有独在异乡的孤独吧。父亲不善言谈,高兴的时候会唱唱歌,写写诗,烦恼的时候抽支烟,在异乡扬州生活了六十年,虽对老扬州话还不太能懂,对扬州的冬天还不太适应,但对扬州的饮食已经全盘接纳了,记得小时候父亲炒青菜还是广东人的做法,半生不熟,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母亲退休在家全面接管了厨房,家里的饭菜已经全部是老扬州味道了。父亲爱吃红烧肉、狮子头,爱吃母亲烧的菜。从生活习惯上来说已经是个地道的扬州人了。

    几十年的扬州生活,父亲早已把异乡当故乡了,但父亲的内心深处却永远有一个别人触及不到的地方,那就是故乡情节。小时候就常常听父亲回忆他儿时在家乡的光景,以及那些我们未曾谋面的同族亲戚。每讲一次都是父亲对家乡的深深眷恋,只是我们没有体会,没法感同深受,在我们听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父亲会抽支烟陷入对故乡的怀念中。。。而每当有家乡的亲戚来扬州,父亲总是特别的开心。

    多少年我们家定的报纸一直是《南方周末》,《羊城晚报》,父亲想通过报纸了解自己的家乡,而参加侨联、致公党让父亲这样的老归侨找到了组织,同为异乡人,大家有共同的思乡之情,每次组织活动回来,父亲都很开心,会引吭高歌。如今我也加入了侨联和致公党这个大家庭,也算是对父亲最好的纪念吧。

    在扬州生活的六十年中父亲也有为数不多的几次回乡探亲,探望他母亲,记忆中会带点南方的水果和话梅回来,而最开心的一次回乡应该是2001年第一次带妈妈一起回乡探亲一个月,听妈妈说那次在外面他们一次也没有争吵,回来后还经常一起回忆起在外情景,而那次也是父亲生前最后一次回故乡了。

    其实父亲是喜欢出门的,自从成家后,他就成了一个爱家顾家的好男人,把自己的愿望和想法放在心里,而抽烟成了父亲的一大乐趣,每次我们希望他戒掉,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现在想想,香烟对父亲来说是安慰剂,麻醉剂。

    记忆中父亲身体健康很少生病,就是感冒都很少,之前唯一住院就是开阑尾炎。直到去年过完年后,身体出现状况,人变得原来越瘦,一检查就是肺部出问题了。多年抽烟带来的后果终于找上门了,直到离开,父亲住院三次,把这辈子的水都挂完了,最后一次在东方医院住院一个月,人已经非常虚弱了,尽管我们没有告诉父亲病因,我想他最后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想让我们担心,每次去送饭给他吃,尽管没什么胃口父亲还是努力的表现出吃得很香,尽管希望我们陪着却又怕耽误我们时间,每次都催我们有事就快走吧。父亲做人一辈子低调,不喜欢麻烦别人。即使离开人世也是在跟护工开心聊天的时候突然大口吐血不省人事的,很遗憾那个傍晚我们不在身边,等再次相见却已是在抢救中了,那天父亲精神很好,原以为可以安心过年的,没有想到父亲是以这样的方式和我们告别。。。也许他不想麻烦我们,也许他累了,就这样没有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一如他低调的人生。

    父亲永远留在了扬州,这里有爱他的妻子、儿女,这一年里我们时常回忆起父亲点点滴滴,他的善良,他的与人为善,他的隐忍和他对妻儿深沉的爱,也逐渐理解了父亲的孤独和遗憾,可惜父亲永远也不能知晓了。。。

    若有来生我希望还做父亲的女儿,我会多陪父亲聊聊天,更耐心一点听他讲讲家乡的人和事,多带父亲出门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尤其要去一趟马来西亚,看看父亲青少年时代生活的地方。。。人生在世几十年,从宏观上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也许我们不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至少我们不能给这个世界带来麻烦,看清楚生命的本质,努力活在当下,不给人生留下遗憾,珍惜亲人之间的缘分,才是最好的人生态度。

© 2009 中国致公党·扬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Rights Reseved 苏ICP备第456461号
地址:扬州市文昌中路538号  电话:0514-87341178   传真:0514-87341178
Email:yzzg@vip.sina.com .